• <nav id="ssk6i"><label id="ssk6i"></label></nav>
    <bdo id="ssk6i"></bdo>
  • <tt id="ssk6i"></tt>
  • <strong id="ssk6i"></strong>
  • <strong id="ssk6i"><label id="ssk6i"></label></strong>
    ?
    新闻中心
    学术视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视野

    元?#29616;?#22312;社会互动中发挥重要作用

    发布时间: 2019-04-07 22:21:00

       在复杂的社会环境?#26657;?#20219;何人都避免不了与他人进行互动。人与人在互动中关系的和谐以及合作的成功离不开对自己以及他人思想的理解与掌握,而元?#29616;?#22312;这个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


      美国心理学家弗拉维尔(Flavell)于1976年最早提出元?#29616;?#27010;念。元?#29616;?#19968;般指我们对自己的?#29616;?#36807;程进行反思(监测),并利用反思获得的知识来调节?#29616;?#36807;程(控制);后来,元?#29616;?#20063;指我们考虑他人的心理状态(监测),并利用这些信息来预测他人的行为(控制),这时我们称之为“心智化”或“心理理论”。


      伦敦大学心理学教授弗里斯(Frith)通过“反应时任务”总结出元?#29616;?#20284;乎存在隐式和显式两?#20013;?#24335;。其?#26657;?#38544;式元?#29616;?#24847;味着这一过程是自动的和无意识的,它通常能够使人们在非个人活动中自动采用“我们模式?#20445;╳e-mode),即以集体为中心,考虑团队成员,从而加强合作;显式元?#29616;?#20351;我们能?#29615;?#24605;并在团队中合理地解释自己与他人的行为,通过分享经验提高个人对团队或者世界的认识,从而增强协作与决策能力。因此,两?#20013;?#24335;的元?#29616;?#37117;在群体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隐式元?#29616;?通过“我们模式”促进协作


      为了合作的成功,我们要顾及他人的知识、目标和价值观。正如美国心理学家伍利(Woolley)提到的,当群体成员具有更大的社会敏锐性时,群体的集体智慧就会更高。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元?#29616;?#26159;合作成功的必要因素,但大量有关合作的研究表明,通过内隐的心智化,我们可以自动地考虑他人的想法和意图,从而加强合作。心智化能力,简单理解就是“读心”能力、“将心比心”能力、“反思”能力,拥有好的心智化能力,我们不仅能清楚地认识自己,也能更好地理解他人。


      塞班兹(Sebanz)等人发现,当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共同完成一项任务时,他会情不自禁地表达出另一个人正在做的任务的刺激反应需求,即人们会自动地内在表征与其一起工作的人的目标。萨姆森(Samson)等人的研究也表明,当他人的知识与我们自己的知识不同时,我们会自发考虑别人的知识。另外,有关信念的研究结果也表明,当他人信念与自己的信念不同时,我们也会自动考虑他人的信念。正如图梅勒(Tuomela)提到的,合作伙伴中的每个人?#23478;浴?#25105;们模式”工作而不是以“自我模式?#20445;↖-mode)工作。在这些研究?#26657;?#34429;然自动考虑他人的目标、知识和信念可能会使个人的表现变差,但却促进了合作的成功,正是“舍小家,为大家”的缩影。


      事实上,许多团队的解体多是团队成员间的分歧导致,而隐式元?#29616;?#22312;团队中显著地改变了任务刺激的价值或显著性;为了成功地与团队成员互动,我们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与整个团队当前目标最相关的对象和行动上。因此,在团队其他成员可接受范围内的目标,?#35789;?#22312;我的接受范围之外,也会有较高的价值,相反,团队多数人不接受的相关对象,?#35789;?#25105;能接受,可能也只会有?#31995;?#30340;价值,以便减少分歧的产生。这似乎与思达赛(Stasser)所观察到的“有偏见的信息汇集”有关,但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正是对“我们模式”的自动采用,我们对事物?#30446;?#27861;才会发生这种自动调整,团队成员才会朝着大家认可的?#36739;?#40784;头并进。


      显式元?#29616;?通过加强互动促进协作


      弗里斯提到显式元?#29616;?#30340;主要(如果不是唯一的)功能就是加强社会互动,它?#24066;?#25105;们通过语言或手势将我们的想法和思考传达给他人。通常情况下,团队的学习效果会受反馈或其他结果信号的影响。在巴赫拉米(Bahrami)的研究?#26657;?#22312;给予客观反馈但不?#24066;?#35752;论的学习小组中?#25381;?#21457;现“群体优势?#20445;?#20294;在?#24066;?#35752;论、无反馈的小组中却发现了“群体优势”。这表明,当人们讨论他们的经验时,并不是特别需要客观的外部反馈来获得对世界的准确感知,通过与他人讨论来分享感知经验是提高我们个人感知能力的?#34892;?#36884;径,而这种经验的共享依赖于显式元?#29616;?/span>


      显式元?#29616;?#19982;生成行为背后的?#29616;?#36807;程?#30446;?#25253;告知识有关,然而,我们很少或根本?#25381;?#30452;接的途?#24230;?#25509;触行为结果的具体?#29616;?#36807;程,也就是说显式元?#29616;?#24456;容易出错。比如,在霍尔(Hall)的实验?#26657;?#35201;求被试根据喜好在两种果酱之间做出选择,然后主试重新展示他们选择的?#25918;疲?#24182;要求他们解释选择该?#25918;?#30340;原因。在这个过程?#26657;?#20027;试使用一定技巧呈现给被试没被他们选中的?#25918;疲?#32467;果发现有一半以?#31995;?#20154;?#25381;?#27880;意到这个变化,并为这个?#23548;?#19978;没被选中的?#25918;?#20570;出解释,也就是说人们似乎更关心如何解释和证明他们的决策过程。但心理学家奥尔森(Olsen)提到显式元?#29616;?#21487;能是不准确的,但不管是否反映了真?#26723;?#24773;况,这种对行为原因的元?#29616;?#25253;告都会在群体互动中起到巨大的作用,反思和报告我们的行动和经验的能力,可以提高的协作水平甚至高于内隐心智化的“我们模式”在团队协作中的作用,因为它?#24066;?#25105;们优化资源共享和信息共享。与此同时,通过与他人的讨论,我们也提高了对行为和经历的原因给出更准确的报告的能力,即元?#29616;?#27700;平,从而达到良性循环。

     

    作者:浙江师范大学心理学系  徐艺明 尚婷婷 陈英颖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3月26日

    ?
    牛彩网3d字谜
  • <nav id="ssk6i"><label id="ssk6i"></label></nav>
    <bdo id="ssk6i"></bdo>
  • <tt id="ssk6i"></tt>
  • <strong id="ssk6i"></strong>
  • <strong id="ssk6i"><label id="ssk6i"></label></strong>
  • <nav id="ssk6i"><label id="ssk6i"></label></nav>
    <bdo id="ssk6i"></bdo>
  • <tt id="ssk6i"></tt>
  • <strong id="ssk6i"></strong>
  • <strong id="ssk6i"><label id="ssk6i"></label></strong>